任洪斌:国机集团一定要走创新研发这条路

发布时间:2015-11-17 13:39 文章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随着任洪斌发言的展开, 整个会场的气氛愈加热烈。与往年相比, 今年国机的年度工作会议发生了一些变化——董事长任洪斌、总裁徐建等第一次在年度工作会议上脱稿演讲, 身后大屏幕上放着PPT。

  尽管2014年经济形势不容乐观, 2015年仍然没有经济走出低迷的讯号。但从任洪斌的讲话里不难听出, 国机把经济下行的压力变为动力, 抱着对未来极大的憧憬和期待, 满怀信心, 再度踏上奔腾之路。

  科研的力量

  如果参加近几年国机的年度工作会议, 不难发现, 任洪斌口中, 一个词组被屡屡提及:“28家科研院所”。如果问国机有多大?所有产业相关人士都会 有有个最起码的感性认识, 无论从地域范围、产品领域, 还是业务范围, 种种角度的观察下, 国机在机械行业几乎可以用“包罗万象”来形容。其中, 国家一类科研 院所28家, 覆盖了机械行业重型机械、农业机械、电工电站、石化通用、机床工具、仪器仪表、环保设备、机械基础件等各个领域, 经过十几年的转制发展, 形成 了国机集团研发方面的特殊优势。

  国机的研发机构有何独特之处?其实单从28这个数字就可以大致得出结论。哪怕从世界范围来看, 同时拥有如此多的科研院所的企业也是凤毛麟角。值 得一提的是, 这些科研院所中, 中国重型院、中国农机院、中国电器院……它们无一不是拥有了几十年的研发经验以及技术水平, 底蕴深厚。成绩面前, 任洪斌并没 有放松要求。他认为, 这28家科研院所, 还可以再进一步挖掘潜力。

  众所周知, 无论在任何时候, 研发都是装备制造企业的动力之源。尤其当下, 更是研发实力强大的企业发展的绝佳良机。观察中国机械行业统计数据可以 发现, 前几年, 签订总额几个亿的大单、拿出十几个亿上马新生产线、投资几十个亿建设产业园……此类的消息充斥网络, 近两年, 尤其刚刚过去的2014年, 中 国装备制造企业所发布的利好消息, 其内容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众多企业多以研发出了哪项新技术、新产品为主。在经济形势依然不明朗的当下, 研发, 已悄然成 为企业未来发展愈加重要的基石。而据业内相关人士分析发现, 2014年企业所发表的新研发成果, 也要远高于前两年。在这样的大环境下, 国机超强的研发基础 和能力, 就成为未来整个集团发展的重要因素。

  让我们想象一下, 如果国机这些科技水平一流的科研院所, 能够将其自身所拥有的实力充分发挥, 进一步能够相互合作、协同研发, 不只是点, 而是以 线, 甚至面的层次来提升水平、研发新技术新产品, 那么其引发的连锁反应, 将会产生难以估量的结果, 其影响毫无疑问会以几何级数向外扩散。

  国机已经在这条路上开始探索前行, 比如时下大热的机器人产业, 旗下中国电器院、广州机械院与中央研究院等已经建立了一个工业机器人联盟, 依托国家科技部的项目进行机器人研发, 样机前不久已经出炉。

  而任洪斌本人, 到底有多重视研发和制造?至少目前为止, 从他的每次的重要讲话不难看出, 尽管当下国机的营业收入中贸易和工程占比较多, 但制造本 身确实被国机放到了最为核心的战略位置之上。美国GE作为国机最主要的对标企业, 任洪斌曾和其CEO伊梅尔特有过比较深入的交流, 伊梅尔特表示制造业是 GE最为重要的部分, GE每年的研发投入很大, 所以新产品、新技术才能不断出现。任洪斌深以为然, 他认为:“国机一定要走创新研发这条路, 不断占领技术制 高点。如果疲于奔命追赶别人, 靠拼成本, 没有拿得出手的产品, 则必死无疑, 早晚而已。”2015年初, 国机宣布, 研发投入等同于利润的政策, 从科研院所扩 大至国机旗下所有企业。以此加大对科技创新投入的鼓励。

  资本的支撑作用

  “国机即将成立资本投资公司。”在2015年初的工作会议上, 任洪斌在全体与会人员面前宣布了这个消息。在他的描述中, 这个刚刚在去年11月被 董事会批准成立的集团新成员, 将会在国机的未来占有一个极其重要的位置。而全新的子公司成立后的首要任务, 就是为新技术新产品的研发提供资金, 即通常所称 的“孵化器”。

  “集团发展到现在, 有很多好的科研开发项目, 需要资金支持, 如果仅仅依靠下属企业自身的能力, 有技术但是没有资金, 或者短期缺乏足够资金, 就会 丧失很多好的机会。所以我们一个目的就是立足于集团28家科研院所, 以及其他的一些企业在技术研发上的能力, 借助资本的力量来把这些成果快速产业化, 快速 形成生产力。”在国机的战略规划中, 科研从投资到回报那相对漫长的周期(有时还未必有回报)所带来的风险, 将尽可能地从直接研发单位转移出去, 这种方式毫 无疑问将提高科研单位的研发热情, 客观上提高效率。

  当然, 这并非国机资本的唯一任务。来看看任洪斌究竟是如何定位它的:“国机从整体框架上将由现有的三大主业变为四轮驱动, 除了原有的制造、工程、贸易服务之外, 资本将成为国机的第四个业务模块。”

  任洪斌的策略和信心是有依据的。在提到国机资本投资公司的时候, 他时常会以GE为标杆。而且国机亦不是央企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像已经上市 的中航资本, 就是中航工业旗下的重要的金融平台, 从发展路径以及对集团的作用上来看, 中航资本也比GEcapital更接近任洪斌的规划目标。看看中航资 本的战略定位:“一是构建‘全牌照’金融业务平台, 打造一流金融控股公司;二是依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 拓展产融结合深度与广度;三是投资新材料、新技 术、新能源领域, 探索战略产业发展方向。”是否觉得熟悉?没错, 其中的第三条与国机资本投资公司最初的“孵化器”定位不谋而合。而在任洪斌的描述中, 资本 投资公司将发展成为金融产业投资管理公司, 参与投资社会项目, 进而实现整体上市。由此可见, 中航资本为国机提供了相当的借鉴。

  对于国机资本公司, 在任洪斌心中早已有了图景:“第一阶段, 国机资本公司成立之初, 主要起到孵化器作用, 着力战略性新兴产业投资, 发展较好的 话, 可以将集团的相关产业装入其中;第二阶段, 壮大实力, 逐步将其打造为集团金融、产业、投资、管理等业务的运营平台, 深化产融结合, 最终通过‘分步发 展, 逐步完善’的原则, 实现业务板块整体上市。”

  甚至据业内分析人士称, 在即将到来的央企股份制改革中, 类似国机资本投资公司的存在, 亦会起到极大地作用。国机已经宣布, 旗下产业, 除军工外, 都会采取开放式的态度, 包括资本投资公司自身在内, 欢迎社会资本的进入。

  海外新国机

  再造一个海外新国机。这是国机集团持续提升国际化经营层次与质量的新目标。

  对国机略有研究的人都知道, 在8年前的2007年, 任洪斌提出:“三年再造一个新国机。”随后的2008年, 世界金融危机也没能隔断国机前进的步伐。2010年, 约定的三年时间已满, 国机的营业收入从三年前的683亿元变成了1521亿元。

  如今, 任洪斌再次提出更高的目标—“再造一个海外新国机”。这个目标并没有时间限制, 他坦言, 因为这比当年的目标要难得多——“这是一个非常长 远的目标, 也许我们这代人不一定能够实现。但是作为一个健康的、有长远发展的好企业, 它在本土做得好的同时, 更重要的要把视野放到全球去。三年再造一个新 国机已经不容易, 构建海外新国机的时间会更长、难度会更大。也许30年才能实现, 但是需要我们不懈的努力。”

  对照西门子、美国通用电气、德国大众、韩国三星等跨国公司, 其海外投资贡献率已经远超50%。国机的现实差距, 在任洪斌看来, 是海外市场的发展空间与潜力。

  目标有了、路线有了, 重要的问题也来了:具体要如何去做?也许现在去推测十年之后国机的具体措施十分不易, 但从任洪斌提出的几个即将开展的重要工作来看, 国机的扩张方式, 已初露端倪。

  奔腾年代的到来

  对于那些常年关注、研究国机的人士而言, 接下来的国机, 或许将会以与之前截然不同方式走上战场, 经过十几年不断地进化, 国机在内部不断整合、逐渐融合的同时, 一种更加主动的、外放的“组合拳”即将登场。

  “组合拳”到底是什么?它的第一招已经出现, 雄厚的科研实力(28家科研院所)+庞大的资金支持+内部企业间的相互合作。以往国机内部企业间的 合作或许较为简单, 多数停留在产品内购的层面。而接下来, 研发单位和制造企业会更多地从工程企业背后走出, 与之一起直面市场的机遇和挑战, 真正融入海外市 场开拓的第一线。

  天传所(天津电气设计研究所有限公司)、苏美达(江苏苏美达集团有限公司)和中国福马(中国福马机械集团有限公司)这三家隶属集团内部不同板块 的企业以资本为纽带, 共谋协同发展的新模式, 共同投资组建的天津天传新能源电气有限公司, 搭建了一个科技型企业发挥技术优势、工贸型企业发挥市场优势和装 备制造型企业发挥生产管理优势的新平台, 有利于实现技术、市场与应用的真正结合。天传所自主研发了500kW电站型光伏逆变器, 在储能方面, 天传新能源已 成为全球第一个通过TUV认证的光伏储能系统。

  同时, 国机也在积极探索一些新兴的领域, 像是潮汐发电、无人机等, “新兴产业是国机一个不变的追求。可能短时期内, 投入比较大, 回报也不会马上体现, 但是我们会坚定不移的往这方面继续走下去。”

  所有这些, 原理其实简单明了, 但极少有企业集团会像国机这样, 真正有实施的基础。因为已在海外耕耘了几十年, 所以已建立的海外市场网络, 以及对 国外商机的捕捉, 是其他企业难以比拟的优势。随着组合拳的打出, 国机原有的工程承包企业也将朝着升级为若干领域的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的方向前进。

  科技创新力度的不断加大, 资本纽带的加强, 国际化经营的持续深入——国机又一个奔腾年代, 由此开始。

相关文档: